教育导报网

降拥四郎:撑起藏医传承的脊梁

周睿 2周前

从牧民到医生,从山区到城市,从临床坐诊到三尺讲台……近40年间,无论身份如何转换,始终不变的是他一颗大医精诚的博爱之心。他,就是降拥四郎,成都中医药大学的教授级藏医专家。

降拥四郎生于甘孜州炉霍县一个牧区家庭,在他的记忆中,母亲因为身体较差,常年药不离身,时常要请乡村医生到家看病。日子久了,降拥四郎便对医生这个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80年,15岁的降拥四郎以优异成绩考入甘孜州卫校,师从南派藏医中医传承人唐卡·昂翁降措、忠登郎嘉等名老藏医专家。4年后,他以第一名的综合成绩留校任教。

1.png

1989年,在恩师唐卡·昂翁降措的带领下,降拥四郎深入炉霍县宗塔乡山区腹地开展巡诊。短短20公里的路程,他们却耗费了整整两天,巡诊300人以上。这次巡诊对降拥四郎的影响很大,他看到了藏区和牧区对于医生和药品的渴求。在后来的临床医疗过程中,他始终坚持不定期到丹巴、道孚、雅江等地偏远山区开展巡诊,为藏民送医送药。在甘孜州藏医院从医的20余年间,降拥四郎的足迹走遍了全州每个县的偏远山区,许多患者慕名而来求医问药,他都热情接待,从不推却。他常说:“做医生必须具备两个基本标准:一是具有仁爱之心,二是心灵干净。”

1994年,成都中医药大学在全省率先开办了藏医大专班,这让降拥四郎看到了藏医传承的希望。为提升诊疗技术,次年,他考入该校大专班深造。3年后,本可留校任教的他,选择了回到甘孜州藏医院,继续为藏区患者服务。作为甘孜州藏医院的“金字招牌”,降拥四郎及团队成员每年都要承接参与多项科研课题,参与研究开发藏药新研制剂10余种,荣获四川省人民政府科技进步三等奖。以降拥四郎为首新研发的藏药院内制剂溶脂胶囊和红景天胶囊,是全省乃至全藏医院院内制剂的典范。由他主持研发的国家三类中(藏)药新药“然降多吉”胶囊,经过三期临床、1500余例实验,成为四川省以三类新药开发的唯一藏药准字号药品。降拥四郎还参与了成都中医药大学藏医学教育部特色专业申报,承担了国家级课题类风湿专病专科的建设工作,并作为国家藏医适宜技术推广项目首批专家成员,接受了“藏医放血疗法治疗痛风病研究”的推广工作等。

2011年,成都中医药大学以特殊紧缺人才引进方式将降拥四郎调入该校,任民族医药学院三级教授,至今,他已培养藏医学员1000余人。他的学生大多已返回藏区,继续为藏区居民送医送药。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好的东西、技术需要有人传承,不能被历史湮没。”这是降拥四郎经常提到的话。多年来,他和几代藏医医务工作者在生命的代际传承中完成了老带新、传帮带的人才梯队建设。

编辑: 周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