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导报网

让场馆发挥更大的育人价值

教育导报网>文化 2020-01-15 14:30


◆夏应霞



每年寒暑假,在北京的故宫、国家博物馆,在河南安阳的殷墟、中国文字博物馆,在四川成都的金沙遗址博物馆、四川科技馆,在广安市的邓小平纪念馆,在绵阳的“5·12”汶川特大地震纪念馆,在大邑县安仁镇的刘文彩地主庄园和建川博物馆……在从首都到省会,再到市县、城镇、乡村,各种各样博物馆、纪念馆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难发现,大中小学生占了多数。据统计,目前藏品具有很高历史、文化、科学、艺术价值的一级博物馆全国有130多家,四川有8家。场馆的独特教育价值愈来愈多地受到重视,场馆作为重要教育场所,已成为社会公众的共识。

“博物馆是一个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的、向公众开放的非营利性常设机构,为教育、研究、欣赏的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质及非物质遗产。”它的重要功能——传承,这和学校教育的功能一致。如何让这些精心打造的场馆发挥更大育人价值,场馆教育和学校教育如何做到深度融合?除了开展研学旅行和社会实践活动,大中小学校和这些场馆一起还能再做些什么?……在构建教育全景式、终身化的时代背景下,强调和重新定义场馆的教育功能势在必行。

众所周知,无论是博物馆、科技馆、纪念馆等室内场馆,还是植物园、动物园、湿地公园等室外场馆,这些“广阔天地”都深深地吸引着儿童、少年、青年,乃至中年、老年人。相对校园环境封闭,以课堂、书本教育为主的状况,经过精心布置的场馆有很强的激发人兴趣的特点。

比如,四川科技馆里有航空航天展区、二滩水力发电模型和都江堰水利工程模型、机器人展厅、虚拟世界展厅、时光隧道等20多个常设展厅,其建设得到多家科研单位及中科院成都分院的支持,这里还有来自成飞集团的歼七 III型飞机等;自贡恐龙博物馆是在世界著名的“大山铺恐龙化石群遗址”上建造的,是世界三大恐龙遗址博物馆之一,馆藏化石标本几乎囊括了距今2 .01-1 .45亿年前侏罗纪时期所有已知恐龙种类;由个人建造的建川博物馆有抗战、民俗、红色年代、抗震救灾四大系列30余座分馆,其中中流砥柱馆、正面战场馆、飞虎奇兵馆、川军抗战馆及抗战老兵手印广场和中国抗日壮士群塑广场已成为游人来成都必去之处。

场馆在科学、历史、文化上是具有极强的课程能力的,在提升青少年思想道德素质、科学素养和文化修养上,馆校怎样合作,各地均有尝试。比如,绵阳师范学院与“5·12”汶川特大地震纪念馆管理中心签订深化合作框架协议,发布了《馆校共建宣言》,纪念馆与学校共同开展大学生的思政教育;浙江省自然博物馆与杭州余杭金城外国语小学合作“走进岩石世界——自然梦想课堂”,开展沉浸式的博物馆体验学习活动……一些学校开始利用本土资源开始建设博物馆,温州翔宇中学打造了一座学校博物馆群落,既包括人文类的书法、灯谜展场,又包括自然类的昆虫、贝壳馆,还有古色古香的欧江书院;在双流棠湖中学,一个海军航空航天科技馆正在建设中,学校还以槐轩学派清代文人刘沅为由建设“双江书院”。

重视场馆教育的背后是关注学生的全面发展和核心素养。在教育走向信息化2 .0的今天,学校教育一支独大的局面势必打破,单靠学校的力量,是无法承担立德树人的全部任务的。在这种情况下,学校就应该“示弱”,主动走出去,打破课堂的边界,与场馆“结盟”,共同构建适合学生发展的完整学习圈、教育场。


编辑: 夏应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