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导报网

“飞机爷爷”的航空情

张文博 2周前

在成飞小学,提起“飞机爷爷”无人不晓,尽管已经退休15年,因为成千上万架纸飞机,75岁的许树全仍是孩子们心里的大明星。许树全热爱折纸和飞机,40年来,他用一双巧手折出了中国空军的各种机型,一架架逼真的纸模战斗机浸透着浓浓的航空情,在弘扬折纸艺术的同时,他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更多孩子能够了解祖国的航空发展。

歼20、歼10、预警机

一张长桌上的“空天强国”

歼20、歼10梯队呼啸而来,大型预警机梯队气势磅礴,各个系列的战斗机、运输机琳琅满目……这震撼的场景发生在一张长桌上。国庆前夕,许树全将现存的上千架纸飞机展示出来,排出“70”等图案,向祖国和中国空军献礼。“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同时,也是中国空军成立70周年,我很激动。”许树全说。

1962年从成都第二师范学院毕业后,许树全就来到成飞小学,到2004年退休时,从教42年,是学校建校以来任教时间最长的老师。教书之余,折纸和飞机始终伴随着他。2011年,学校打造飞机主题的校本课程,退休的许树全多次回到学校开展活动。2018年3月,74岁高龄的他正式成为成飞小学纸飞机社团的校外辅导员,孩子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飞机爷爷”。

40年来,纸飞机在许树全手中逐渐变换形态,他也感受着中国空军一步步迈向强大的历程。

许树全几乎折过中国空军的所有机型,但对他而言,最有感情的还是歼10。“歼10战机是我国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研发的。”许树全对此十分自豪。从歼10首次亮相开始,他就一直在琢磨如何折得更还原、更逼真。2009年,许树全和他的歼10“纸飞机军队”因为媒体的报道被大众知晓。同年12月,成飞电视台“跟我学”栏目邀请许树全去教大家折歼10,节目组请来歼10战斗机首飞飞行员雷强做嘉宾,“简直太激动了!”回忆起见到雷强的情景,许树全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雷强对许树全纸飞机的还原度高度肯定,那时,许树全还是“依样画葫芦”,照着模样折,雷强为他讲解了歼10各个部件的专业术语及用途,让他至今记忆犹新。现在,这些知识许树全和学生早已滚瓜烂熟。

尽管年事已高,但许树全对折纸和飞机的热情丝毫不减。如今,他将大部分精力放在纸飞机社团上,同学们在社团由简到繁,学习飞机的变化,也一步步了解祖国的军事发展。“祖国强大,国防必须要强大,强军梦需要从对军事感兴趣开始。通过一架小小的纸飞机,孩子们能够认识国家的军事力量,对空军发展、战斗机科研感兴趣,这是我的心愿。”许树全说。

2.jpg

非遗、环保、创新

小飞机 大名堂

许树全与飞机结缘,是在小学二年级,同学给他折了一架十分特别的飞机,不同于呵一口气投掷出去的纸飞机,那是一架立体的造型飞机,“虽然比较简易,但稀奇得很,它是具备展示功能的,我立马表示要学。”来到成飞小学后,这所隶属于成都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国营132厂”)的学校,给了他更专业的土壤,让他与飞机的结合更加紧密。

一次,许树全去参观非遗展览,他惊奇地发现:“为什么没有折纸呢?”作为一项民间流传千年的技艺,许树全认为,折纸艺术古老而年轻,90%的人小时候都折过衣服、裤子、纸鹤、青蛙,但它没有得到很好的推广和系统的教学。原本折纸只是许树全的兴趣爱好,有了这个念头后,他开始把折纸当作一项事业来做。除了最喜欢的飞机,当前,许树全的折纸还有另一个主题:十二生肖。“十二生肖涉及到每个学生,同学容易产生兴趣,很适合开展教学,还富有中国特色。”由这两个专题不断深入,许树全开始系统地钻研其中的技艺和文化。

许树全的口袋里常年揣着纸张,坐公交车遇到小朋友,他会快速地折一架飞机或一只小动物送给孩子当礼物。弘扬折纸文化的同时,许树全自己也沉浸在折纸的快乐中。

有一次,一位老奶奶追着许树全下了公交车,原来,9年前,这位奶奶曾在公交车上见过他送孩子折纸礼物,如今,她的孙女9岁了,对折纸很感兴趣,再次遇到许树全,她赶紧追上来问,能不能跟着他学一学。这样的奇遇,完全在许树全的意料之外。“说明我这几年的小礼物没有白送,被人看在眼里了。”如今,老奶奶的孙女已经在附近的社区课堂里,参加过多次折纸活动了。

许树全的折纸技艺已经相当娴熟,但他从来不满足,一直在不断创新。在他的工作室里,除了单一的折纸物件,还有系列的折纸“造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粘贴在黑板上,几十匹骆驼组成的“一带一路”大场景;除了常规的纸飞机,还有各种形态的迷你版,最小的只有常人大拇指的一半;除了静态的摆饰飞机,还有动态的玩耍飞机,用三张长条纸折一个三叶小风车,放在飞机前端,随着飞机机身的挥动,立即旋转起来,仿佛是真的螺旋桨,或者直接在两侧机翼上装上小风车,让它们随风起舞。

创新的不止飞机的造型、装饰,还有原材料和展示方式。月饼盒变身陈列柜、废瓶盖可以做成展示台、牛奶盒洗干净是折纸飞机的好材料,许树全的办公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材料,在他的手里,每一样东西都可以被利用起来,焕发新的生命。

3.jpg

数学、物理、生活力 

老师要让学生“飞”得更高 

除了纸飞机,工作室里,还摆放着各种风格的美术作品、书法作品,这些统统出自许树全之手。在许爷爷那个年代,老师都是全能的,语文、数学、音乐、体育、美术、科技、劳动、自然、电教,门门课都能上。

 许树全基本功扎实,以前给学生上美术课的时候,他可以拿一支粉笔,徒手在黑板上画出一个近乎标准的圆,班上的学生立马被他镇住了,呆愣两秒,然后,齐刷刷鼓掌。这一招是许树全跟师范学院的地理老师学的。当时,地理老师给他们上课,从来不看教材,但能讲得和书上一字不差。他在黑板上画半球图,非常标准,画中国地图,也丝毫不差,给年少的许树全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认为:“当老师手上必须要有几分真本领,让学生敬佩你。”

 这份认真在退休后也丝毫不减。每周五下午1点半到2点半,是纸飞机社团的活动时间,为了给40多个学生上好“折纸课”,许树全花了很多心思做课件。他向记者展示了自己的备课本,教学花样繁多,每一个动物和飞机旁,都是他分步骤手绘的分解图,谷线、峰线分明,看起来和打印的无异。

“折纸本身就是几何图形,包含点、线、面、平面几何等若干要素,同学们通过折纸,可以建立立体感、空间感。”许树全本来就具备多学科知识,在他的折纸课上,很多引导都是自然而然的。给同学们讲一讲升空的原理,涉及到物理知识;让同学们展示时配几句感想,又和写作相结合;让同学们自主设计、计算的过程,微机知识也在其中。

上许爷爷的课,同学们都觉得很有意思,久而久之,孩子们识图能力得到了提升,许树全有时不作任何讲解,让同学们照着分解图自己摸索,都能做得很好。

许树全也有严格的时候。刚开始社团课时,他发现,现在的学生动手能力太差了,有的五六年级学生,连裁纸都裁不好。“对齐、压平,刀随着桌面走。”第一课,就从裁纸讲起。参加社团的学生都是爱折纸、且有一定基础的,但许树全希望学生细心、虚心、耐心,首先把最基础的事做好。活动结束,他也会要求同学们收拾好桌面上的纸屑,养成文明的行为习惯。“当了一辈子老师,重视学生的思想品德教育,这是习惯。”许树全说。

5.jpg

能吃苦、肯钻研

父母教他做一个勤奋的人

75岁的许树全虽然头发花白,但身体非常硬朗,走起路来脚下生风。他说自己是那种闲不下来,充满活力的人。而这与父母对他的引导有关。“追求幸福的道路上,不能懒惰。”许树全至今仍把父亲的话记在心里。

“虽然父母没有什么文化,但是踏实、好学、吃苦耐劳,仿佛做什么事都不觉得有困难。”许树全从小受父母的影响很深。“童年的我,受到最多的教育,就是勤奋。父母要求我要早起读书、锻炼身体、帮助父母做家务,慢慢培养起自身的担当。”小学的时候,早上四五点他就起床给爸妈煮早饭,母亲下班后还要帮别人洗衣服赚钱,上学前,许树全要提前从井里帮母亲打两大脚盆的水,摆好晾衣服的杆子再出门。早上7点,许树全到学校的时候,其他学生往往都没有来,他就接水把学校里的花都浇一遍。

放学后,许树全也有任务,他和父亲要帮母亲把洗好的衣服背到河里去漂洗,再把洗干净的衣服背回家晾晒。湿衣服分量不轻,那时,他小学还没有毕业,刚开始,中途要歇两次才能背到河边。许树全把这当作体能训练,从歇两次到歇一次,再到中途一次也不休息,以此来锻炼自己。那时没有车,到河边要走很远的路,许树全称之为“用脚板丈量半个成都”。1944年出生的许树全见证了成都的发展与变迁。他常常感慨,自己是这座城市高速发展的见证者,“这就足以令人自豪和骄傲。”

折纸、绘画、书法、集邮、刻章,许树全爱好广泛,他有热情,也肯钻研,虽然每样都是自学,但都学得有模有样。“小时候条件苦,父亲说,如果一遇到困难,就想放弃,这样是做不成大事的。不放弃,硬着头皮多走两步,你会发现,自己有了很多收获。”许树全说。

如今,通过折纸,他打开了更广阔的世界,“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有所为,我觉得挺好,我很自豪,也很满足。”觉得挺好。我很自豪,也很满足。”

6.jpg

4.jpg

7.jpg

编辑: 张文博